2021年08月03日 星期二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年少风华 >> 小作家
小作家

动物的哀思·组诗24首--黄海(12岁)

时间:2020-06-07 15:21:54 来源:本站编辑整理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1157

供稿 黄葵  编辑  于炉焱



永生的、地球村的、全人类的文学情怀:


敬畏众生、保护动物、呵护大自然每一个生命、护佑人类安康的家园,实现人类与每一个动物跨世纪和平共处。地球是我们的,也是它们的。。。。。




动物的哀思(组诗24首)






犀牛

我抚摸大地,像抚摸到犀牛的皮肤

皱纹太多了,带着太阳的炙热

不知其中有什么心事


我能感受到,它的盔甲的厚重

不知道要用来干什么

也许是为了地盘争战,也许是爱情


兽,从厚重的土地出发

天边,日月化作围墙

我已经看不到,远方犀牛的背影


我也不知道它的角

在躲避猎杀时

会随着它去征战何方




梭子鱼

在水面下,有岁月在游动

就像是梭子,随着丝线奔跑

踏上求生的漫长轨道


岁月如梭的誓言

有鱼钩的银白和鲜红

外边的,牵引月色

里边的,鲜红绽放


那是红白的花朵

月光,透过柔波

穿过海浪和银梭


快艇,还是飞快地奔驰

发动机的声音吵醒了太阳

在最后,银梭消失在了深海

留下的银光,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剑光



棘手的龙

戈壁沙漠上,能重温春秋战国的争鼎战场

透析血肉和高温,枯木已经长进了血肉中

化作荆棘,守护未来


棘手的龙,就像是龙

从沙丘上飞上高空

在天空上,分不清沙尘和蜥蜴

只能发现,枯枝掉落

用尖锐的刺,刺伤了沙漠


沙漠的伤口向下凹陷

沙砾一点点滚动

就连蜥蜴鲜红的舌头也无用

在流沙坑的最深处

沙漠在用流沙哭诉



蓝龙

在心中,蓝龙是海洋霸主

蕴含着水母的毒

深蓝色和海蓝色交错

用大海的飞沫歌舞

在大海的高龄里升平


大海上的风暴眼,开始发动一场战争

揭示着鱼钩穿口的痛苦

此时的平静,是迎接风暴的倒计时


蓝龙驾驶着蔚蓝的大海

挥起绿色的铜斧

浩渺的切开了荡漾的月色


打开前往深海的大门

探索马里亚纳海沟的进化

顶着逆流下滑,一个猛然转身

顺着柔波,消逝的无影无踪



泰坦甲虫

世界巨大,生命无奇不有

就像沉重的森林

伸出了根,捆绑了地球以后

想要去触摸蓝天


泰坦甲虫的巨大,已经撑开了天地

就像是一颗巨大的石头

在万千雨林之下

吸收无尽绿色和盎然生机


那一对大颚,是战场上多名的天刀

同样,也让它化身农民

用锋利的镰刀,收割吞噬邪恶的猜测



安哥拉兔子

长长的毛主宰眼睛里的黑暗

笼罩着前方的光明

我能想象它的跌跌撞撞

来自先祖的天赋


长长的毛是想象一只兔子飞翔的翅膀

脱离囚禁心神的枷锁

去飞上白云端

任意采下花朵后面的果实


长长的毛是遨游大海的希望

顺着不变的波浪

怀抱着安哥拉,去大海里远航


长长的毛是和平安康的最后锋芒

战火已经被扑灭

手执蒲葵扇的安哥拉

只剩下了安静的秋凉



鬃狼

食物链,长长的大自然

就像是鬃狼的鬃毛

梳理并分析着人间

透彻大地和山峰之巅

看到最玄奥的深邃


鬃狼好像在支撑着什么

用顶天立地的力量

去寻觅战火过后的僵局

它们的互相交流,好像是在安慰平凡众生


鬃狼的腿不能伸直

可能是因为责任堆积成山

更因为食物链的差距

铸就真正的不可沽名学霸王


鬃狼炯炯的目光

透彻着时间隧道和岁月深处

看时间一点点变淡,烟消云散


就像是它老年的佝偻身躯

一点点矮小下去,终于无法驮起

养家的泰山




上帝,做了一把提琴

用青石当做颜料,涂抹在提琴上

把蓝天化作动力,填满了每一根弦


弹完了一曲

就让鲎自己降落在海岸线

去和海浪声共鸣,大海的洁白

停止在了沙滩上,蔚蓝由鲎领回深海



当鲎追逐着浪花,上了海滩

被刀刃洞穿心脏,流出来的

可能是蓝天,或者变蓝的鲜血

爬出琴声,在天地间蔓延



在狂风骤雨里

大雪中的黑暗睁开眼睛

从烈日中,褪去了寒冷

消磨风雪的行装


不知道寒冷的饥饿

是狼的孤独,还是风雪的吟诵

牙齿上的寒光,是嫩芽的落叶


毛发化作钢针,刺穿了太阳的电闸

它愿意在血腥的背后

打开黑暗的大门

把利齿封印在地心之下



洁白的象牙,从地下开始挖掘

出现长长的沟壑

大地的汗水缓缓流出

遮掩着浸孕着

发散青绿色的鹅卵石


沧桑的古木,不知道从何而来

带着象牙的印记

那一块缺陷,就像少了白云的蓝天


不知道迎春花在夏天

还有没有倒数的救赎

从高山流水提取出的灵感

摘下蓝天白云,正在守护着大象生命



我透过照片,看见非洲大草原的丰收

我能看见,狮子的飞扑

已经抓住了逝去的阳光

阳光,在猎物身上


在傍晚,夕阳代替了朝阳

也许,它是一个魔术师

在进行奇妙的变换,从月光的起誓中

发现红与黑的战争


红,是鲜血对生命的殷勤

黑,是鲜血的干涸

狮爪落下,血管破裂之后

分不清红与黑

染红了烈日和地心的焦灼



高速公路上的速度

车和车,肩并肩的赛跑

在同一条线上,透过两边的玻璃

看见草原上的狂奔


我能看见不远处的灌木丛中

猎豹的魂魄高高升起

看着公路上的车群

就像是看着一群超呆的甲虫


我能看见,它的尖爪抓下

撕裂了片片虚空,夜空仿佛坠入星海

点燃了晶莹的利齿

化作寒冬的白雪和冻疮



它吵醒了夏天,把太阳激怒了

用炎热焦灼着大地

一双透明的翅膀,是金蝉脱壳之后

最后的祭奠


地上十几天的光阴

所能挥霍的岁月又有多少

路过的人生拐角,透析着浮游和它的差距

它地下的十年光阴,都只是虚无


从日月透析,能发现树根的不堪

在烈日下的喧闹,只能持续几十天

就会燃烧殆尽


它,颤颤巍巍地剪断了时间的线

把自己掩埋进入黄土中

不知道是为了谁在等待

开始烈日守望的篇章


蝉鸣之中,烈日回荡

我仰头去观望黑夜

不知道黑暗之后的云霞

是在为谁而远送


猛犸象

一对白牙,已经透析冰雪

斩断了天上的圆月

半轮,被月神收走了

另外半轮落在地上

吸收寒冷和风雪


耐寒的毛发,有冰河世纪前的

蓬松和温暖,在当时人类的壁画上

能看见血腥的伤亡

囊括动物的皮肉


极寒,吹破了血屋

黑夜,吹响了长笛

一点点唤醒了天地

风雪停了,尖锐的矛落在地上

带着鲜血,化作猩红的风雪



霸王龙

史前,有当之无愧的霸王

高大的树木,替天地遥望对方

恐龙,互相厮杀着

大地也在颤抖中倾斜


庞大的身躯,笼罩了溪流和大地

在地面上的倒影

是黑暗派来的使者

观看杀戮的无情


它要带着燃烧的鲜血

去沸腾黑夜,等到夜晚过去

白牙上的鲜红,会变成明日的太阳



泰坦巨蟒

曾经,我能看见一根长绳

在雨水的浸泡下

一点点地向深度斑斓

好像要变成龙,但大地却不允许


它的精魄已经深深地扎根

就像是一位去意不决的游子

离不开此处的乡愁

等到人生的灯油耗尽


它,也许是一根木头

带着枝桠的扭曲,绞碎了光明

它的两颗利齿就像是日月

闪着精光



帝鳄

我不能和帝鳄争锋

只是在鳞甲上,有传承千万代的故事

上面的抓痕,有天地汇聚的真理


我不能数清楚,它有多少颗牙齿

我只知道,它可以用尾巴打下白云

用利齿咀嚼


我可以看到,在反猎杀的过程中

生灵被帝鳄血盆大口涂炭

天边的彩霞可以记录

哀思之余,我无法原谅

人类和自然的争战



始祖鸟

最始祖的鸟类,并不会飞翔

只是背着厚重的羽翼

学习长久的跳跃


跨越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却跨不过时间的悬崖

在海浪声中,悬崖的

对面,越来越远


羽翼的翁鸣声,越来越近了

用黑暗衡量世界

只能看见世界的一半


不知道光明,是否在

自然之外燃烧,也许在飞翔之上

自在逍遥



甲龙

厚重的盔甲,编织成厚重城墙

锐利的箭羽,略过了战火的沧桑

一轮明月燃烧了千古诗行


鳞甲,化作刺刀

一层层地,坚不可摧

只是,在攻击之下

鳞甲腐朽了,带着老去的哀怨


它不知道,攻击它的人在哪里

但无法逃脱攻击的范围


就连大地之下,也有

它的气息,在惶恐之中

我仿佛能看到,时光在不远处



吃西瓜的老虎

老虎的牙齿上,肯定会有鲜红

但不只是动物的鲜血

也许,在它牙齿上的残渣

是鲜红的瓜瓤


我不知道,误解的味道是怎么样

是不甘的落寞,还是被误解后的苦涩

只是,我很希望西瓜的甘甜

可以填充它心里的失望


西瓜不小心滚入水中的时候

它立马扑到了岸边,把西瓜给抓了回来

尽管那只是一个西瓜的空壳

盛满了分别一半的甘和苦



白色的长颈鹿

大自然,让使者来到人间

白化病,是一种升华

它们曾经只是正常的长颈鹿

只是在风中,学会了如何飞翔


那一次,它们飞到了天上

在飓风之中,迎接蓝天的翅膀

那一次,它们飞了上去

披上了雪白大衣


它们母子两人,不知道要去哪里

只是,自由还要追求

也许,它们还要背上行囊

去医治心中的创伤



灯塔水母的哀伤

永生,不是时间的问题

寄生的规则是一道道门槛

顺着柔波漂流着,不知道还要去哪里封印


大海的疆域渐渐地缩小了

浪花拍打海岸的时候

似乎是在劝说,要收回沙滩的土地


只是,一座灯塔就像是不朽

在那里守望着,它在大海的深处

燃着灯,笑着面对死亡



红海胆的旅行

坚硬的牙齿,击碎一切食物

带着年龄的战争,不追求不死

也找到了漫长岁月


我仿佛可以看见

尖刺之上,染了多少血

枯竭了多少时间

有它自己的,也有属于大海的


缓慢,延迟不了岁月

只是从光阴出现的时候

就灭杀了永恒,就连鲜红的尖刺

也陷入了轮回中



云雾里的昆虫

昆虫,分不清了天和地

只知道,天上和地上

都会有白云,一边是大地的守望

一边,是蓝天的忧愁


蓝天上,白云翩翩

像吐着白沫的浪花

煮着一壶泛白的茶,等待客人到来

但茶提前凉了


大海没有挽留,倒掉了茶的雪白

昆虫看着天和地

透过翅膀,折射一切沧桑

把大海的皱纹,分割成一行一行





————————————————————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南作协会员,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小学生作家分会主席,海南创意文学院学员,海口秀峰实验学校6年级学生。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绿风、扬子江、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等文学杂志和中国青年作家报、语文导报、金融时报、中国海洋报、华声晨报等。中国作家网等发表诗文千余篇首。已发表长篇《慕辰游》、出版万行诗集《黄海诗四百》。中国作协《文艺报》半版重推组诗、《西湖》两期重推四篇小说、《振风》推出6篇小说、《当代教育》发700行长诗、《华星诗谈报》和《世界日报》等整版刊发诗歌。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选》、《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数十个选本。获《诗刊》征文少年组铜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2019上海儿童文学原创征文学生组一等奖、第七届中国儿童诗歌大赛二等奖等。《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中篇《暹罗山》、4000长诗《释迦摩尼》及历史长诗近百万字作品。


上一篇:宝鸡少年作家陈乐瑶《仰望星空》出版

下一篇:学生微诗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